D2 二周目有感

不知不觉 D2 已经走过了十个年头,虽然今年只是第二次参加,但是 D2 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一个老朋友了。

记得最早是在 14 年,大二刚刚接触前端的我在慕课网上看到了第九届 “绽放” 的视频,Angular、Node 开始进入我的视野。学生时代学习前端对框架以及使用层面的东西会多关注一些。

15 年,当时刚好写了一些 React 和 React Native 的应用,而那年也正是 React、React Native 崛起的一年,于是又把相关的视频都看了一篇。

去年九月正式从后端转前端,在学校图书馆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沉淀,心中有一丝对于未来和对于前端的迷茫。到了去年年底,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名了 D2,没想到通过了。一个人去的现场,坐在会场看着初心的视频,看着一些有着共情的人讲着一些我仿佛正经历着的事,眼角慢慢有些湿润。到听完玉伯的开场后,我心中的那一丝迷茫却早已烟消云散。正如去年的口号,“不忘初心,不畏将来”。这句话的意义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意义大于那天的所有分享。

时间转瞬即逝,一年时间里,我已经从一个大学生变为了一个职人,我需要面对的东西变了,不光是技术,我开始有更多需要去关注和学习的东西,例如自身成长、团队成长。而参加这一届的 D2,我便是要找寻相关的答案,从前人的经验里找寻一些可以借鉴的东西。

第一场听的是奇舞团月影老师的分享,分享的内容是自我成长的多元化团队。众所周知,奇舞团是业内非常有影响力的一直团队,它是如何运作、如何成长起来的,值得我们去了解和学习。从月影老师的分享了解到的是奇舞团的成员其实和我们一样身上都是有不少业务,但是在业务之外他们能够持续不间断地做周刊、做翻译、出书、开源一些东西。是什么在背后驱动着整个奇舞团的发展和成长?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也是很多技术管理者的难题。从月影老师的描述中,我寻觅到了部分答案:“输入输出闭环”、“自下而上驱动”。第一点输入输出闭环指的是团队不仅仅要做的是技术输出,影响力提升,而且还需要做技术输入,有输入也有输出才是一个健康的闭环系统。第二点自下而上驱动指的是下级也就是执行者来驱动,上级管理者不做过多的干预,只对整体进行把控,这样的系统真正执行者是主动的,而上级驱动下级的系统里执行者是被动的,对于一个自我成长的多元化团队,自下而上的驱动尤其重要。这虽然不是管理者,但是这两点对于我来说也是十分有启发意义的,也是我需要在之后的工作中践行的。最后月影老师还分享了一句话,很喜欢,分享给大家:“我希望我不在奇舞团了奇舞团还是现在的样子,而不是我走了奇舞团就不存在了”,这很像《钢之炼金术师 FA》当中的阿姆斯特朗少将与北方军的关系,也是我认为的理想中的团队模式。

二三两场分别是《打造高可靠高性能的 React 同构解决方案》和贺老的《Microbenchmark for JavaScript》,这两场我觉得是最贴近本届主题 “匠心” 的。《打造高可靠高性能的 React 同构解决方案》的老师在现场演示如何将一个同构 React 的应用一步步进行优化,从 300+ms 的服务端响应时间降到 2-5ms 级别,这种探寻极致优化的心可谓是“匠心”。

贺老的《Microbenchmark for JavaScript》则是从一个有趣的引子 fastify 出发,一步步给我们讲述他在 Microbenchmark 上的心得。其中讲到 console.timeData.nowperformance.now 这几个 API 的精度时,贺老竟能够讲得如此透彻,追根溯源到上世纪 50 年代的机械元件。这让我在感叹触及了我的知识盲区的同时,也不得不佩服贺老的刨根问底的精神。

上午的三场虽然不能说是干货满满,但是还是能够学到很多东西,得到很多启发,找到了一些问题的答案,也有了一些新的思考。下午也听了几场,但是不是特别感兴趣,因此在此也不赘述了。2017 的 D2 已经结束,而我与 D2 与前端的故事还在继续下去。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 进行许可。